失语的地方艺术:为什幺功夫留不住?

台湾的有形、无形文化资产因时代变迁,经常受到开发与保存的价值冲突,其中,地方艺术的传承更是在文化全球化的时代下不被受到重视。所幸,作为台湾文化古都之一的鹿港,在经历许多国家先后的殖民,还能将家族所传授的艺文保留下来,包括书法、工艺、南管、北管等等。

鹿港丰富的文化艺术资产中,神像雕刻是相当突出。其中,自清朝统治台湾时期即来到鹿港的吴田,承袭泉州小西天神像遗风,1845年开始木雕工艺,传至吴清波时得到了民族艺术薪传奖。吴家的神像雕刻,不先前雕刻好,而是由吴家的雕刻师傅配合五行命理,包括买主的五官、生辰、肖属、职业、年龄、八字、五气,再决定要雕何种神祉来辅助买主的福气。而除了这些深厚的思想之外,木雕师的技艺须非常的细緻,包括漆线必须纤细,也须掌握神像的神韵与颜色,以达到「神辅人福」与神像的质朴庄严。

目前吴家工艺传至第六代吴翔宇。吴翔宇对于鹿港小西天神像技艺功夫的保存与延续十分担忧,也对于现今充斥着许多已看不见的神像精神内涵感到忧心与无助。他感叹道:「木雕、神像赚不赚钱已经不重要了,功夫要留住」。

失语的地方艺术:为什幺功夫留不住?

被忽略的台湾艺术

为什幺功夫会留不住?因为文化全球化意味着欧美化,于是台湾的艺文场域中,出现了大型国际性展演及策展机制、美术史也以欧美为主的艺术史观为共同的经典作品,各种前卫艺术的风格与运动是人们共同的艺术语言、学校里头所教授的是以西洋与中国美术为主的艺文课程,而台湾的美术史的教育少之又少。因此,台湾艺术家所创作的文化艺术与在地的关係愈来愈薄弱,而台湾既有的文化艺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,不属于主流艺文所认同的艺术,即被排除在当代主流艺术圈讨论与重视之外。这其实与全球资本主义以及殖民历史有关:大部分的国家需要与欧美各方面共同生存,甚至面临着欧美国家大文化的冲击。在这段全球化的历史中,台湾的地方艺术如同失语者。

台湾的艺术文化正面临全球化的洗礼,再加上台湾先后面对郑氏统治、荷属东印度公司、西班牙、日本、中华民国等各种文明不同阶段的轮替统治与移入,使得台湾人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与时间并不多,也因此台湾人对于自身的艺文为何也甚少去探究与掌握。

文化艺术向来都跟地方有密切的相关。印度人的音乐学、爪哇的舞蹈学、阿拉伯的赋诗法、约鲁巴人的浮雕、阿贝兰族的色彩亮丽的图像等等。以约鲁巴人与阿贝兰族为例,约鲁巴人相当重视线条的精準与品质,甚至把线条刻在人脸上,任其结疤,以代表宗族、美化个人、彰显地位的意涵。约鲁巴语言中,「文明」的意思即为有划线纹饰的脸。而阿贝兰族的绘画美感,非常重视色彩特别是亮丽与鲜豔的颜色,但线条、抽象与形象画之间的区别对阿贝兰族来说则是毫无意义的。

「艺术与美感」的意涵,在不同国家与不同民族之间,完全不是同一件事。古典中国、古典伊斯兰世界、印度、新几内亚高原、台湾、原住民等等,不同文化之间,艺术的内涵是具有相当大的的分歧性,这不只是外观的差异,更是思想的思辨,当中也许还牵涉到各个国家与人民的安身立命之道。然而,绝大多数的国家与民族,经过西方强势的文化与殖民的历史的散播,致使台湾人的艺文教育是以西方的经典为主,而台湾人既有的文化资产,如鹿港的木雕工艺,就不再是当代艺术圈讨论与学习的範围。

文化艺术是与人们所生长的日常与地方息息相关,而地方的生活并非是断裂的现在,是由过去的历史所堆叠而成。过去的生活,是所有创作者的养分,鹿港的木雕师傅即是透过历史的养成与生活的观察,酝酿出工艺的创作,也构成了台湾的艺文价值。台湾人需要去保存与珍惜我们自身的价值才是。

台湾的艺术仍有必要从「地方」的角度来看待地方,地方经历了移动于地方之间的资本与人群之后,受到了更广大世界与社会的影响,而较弱势的国家与地方的长远、内在化的历史却被排除在主流之外,然而这些弱小的文化其实是具有深厚的人文哲学思想、宗教、美学、技术等等的地方记忆。台湾的艺术需要真正的扎根于地方,并珍惜我们自身拥有的艺文生态。

台湾艺文生态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,当代艺术的表现方法还是以西方的展演形式为标竿,西方的文化艺术也透过文化转译的方式,让台湾的艺术家至普罗大众享受艺文的思想与乐趣,然而,在这样的过程中,我们恐忽略了处于我们自身在地的艺术,因此,我们需要去推广台湾的在地艺术,并透过艺术家将文化转译,让台湾的艺文能够真正地找回我们的主体性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